新书包 > 穿越小说 > 林清舒符景烯 > 第34章 女卑

第34章 女卑

小说:林清舒符景烯作者:六月浩雪字数:6038661更新时间 : 2020-07-28 16:02
  林家用饭,男丁都桌吃饭。想-免-费-看-完-整-版请百度搜-品=书=女眷不能桌,只能坐在下面的小矮桌吃。

  顾娴对这个规矩很反感,只是这一带的风俗如此,她只能遵从。

  今天一大家子聚在一块,午的菜还是较丰盛,有烧鹅、酸菜鱼、油焖笋、麻婆豆腐,还有一个丝瓜炒鸡蛋。

  如彤看着这么多的菜,两眼亮晶晶的。平日里她们女眷的饭桌最多也一个荤菜,哪像现在那么多好吃的。

  顾娴看到这些菜,皱着眉头说道“弟妹,我不是跟你说了要做个汤吗”

  林老太太当即拉下脸来“这么多菜,还不够你们吃的”真是娇小姐,每次回来好饭好菜招呼还嫌。

  顾娴解释道“娘,清舒因次生病伤了脾胃。大夫特意交代要吃清淡好克化,不能吃辛辣刺激的。”

  说是生病伤的脾胃,其实在场的人谁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那符水的缘故。

  张巧巧忙放下碗筷说道“刚才太忙我给忘记了,我现在去给清舒做个汤。”

  “做什么汤,这不还有丝瓜炒鸡蛋,这个总可以吃。”

  顾娴有些为难地说道“娘,清舒不吃丝瓜。”自小清舒不愿意吃丝瓜,这点完全是遗传了她娘。顾老太太不吃丝瓜。

  林老太太啪的一声,将筷子重重地搁在桌子“那别吃。吃个东西挑三拣四,惯的她。”

  顾娴也不好跟老太太吵,只得安抚清舒说道“清舒,我们吃鸡蛋好不好”

  清舒现在已经不挑食,只是顾娴能为她争取,她还是很高兴的。

  看着清舒着丝瓜吃了一碗饭,林老太太哼了一声道“你看她现在不吃得挺好的,以后别那么惯着她。”

  顾娴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清舒,然后点头“是,娘。”

  回到屋里,顾娴有些纳闷地问道“清舒,你以前不是嫌丝瓜太甜腻不吃的吗”

  清舒早准备好了说辞“贺爷爷说不能挑食,挑食长不高。”

  顾娴将清舒搂在怀里,欣慰地说道“我家清舒真是长大了。”

  清舒偎在顾娴怀里,轻声说道“娘,我不喜欢这里。”

  不管如何她娘能为她争取,证明也是疼她的。有这点足够了,其他的不强求。人要惜福,求得太多会损了福气。

  “等过完端午,我们回县城。”顾娴也不喜欢这里,可没办法,身为儿媳妇,她不能留在县城过节。

  午觉起来,顾娴取了三字经教清舒了。虽只学了几天,但清舒学了大半。而学了的,她都会背了。

  “大嫂”

  听到是韦氏在叫,顾娴收了书本放在桌子“请二太太进来吧”

  韦氏拉着如彤走了进来,看着桌子的书本问道“大嫂,你是在教清舒认字”

  顾娴点了下头。

  韦氏见如彤不开口,只得自己说了“大嫂,你看能不能也教如彤认两个字。”

  如彤捏着衣角,一脸紧张地看着顾娴,生怕她说出拒绝的话。

  顾娴虽怜惜如彤,但还是摇头道“大嫂,我在家里也呆不几天。这事,你还是找别人吧”教孩子虽不是重力活,但也挺累的。她如今怀着身孕,可受不得累。

  “可我跟弟妹又不识字。”若不然,哪还会求到顾娴面前。

  清舒故意装成懵懂的样子问道“二婶,你不认字二叔认字呀二叔可是童生,肯定能教好大姐的。”

  二十五还是童生,足以看出在没天赋了。可惜他不放弃还要考,而她祖父祖母竟还支持。

  韦氏面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“你二叔要念书,没时间教如彤。”

  清舒撇撇嘴。她在林家这么多年哪能不知道,她二叔跟祖父祖母一样非常重男轻女,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。辈子,韦氏吵嚷了许久要送如彤去学堂念书,可惜最终都没能如愿。

  韦氏见顾娴仍不松口,当即红了眼眶“大嫂,我不想如彤跟我一样做个睁眼瞎。”

  清舒知道韦氏为何如此迫切地想让如彤识字,因为她想将如彤嫁到官宦人家让她做官太太。这样,如彤以后才能过锦衣玉食的好日子。

  托林承钰的福,有了他这位当京官的亲叔叔,如彤后来与汤家的一位少爷定了亲。那少年,虽没功名但据说念书有些天赋。定亲时,如彤别提多得意了。

  顾娴摇头道“弟妹,我现在身子重没那么多时间跟精力。”

  清舒是她闺女,怎么教都无妨。可教如彤,没教好得落埋怨。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,她才不做。

  韦氏有些着急,说道“大嫂,也不要你额外教,是在教红豆的时候,也教教如彤。”

  顾娴仍摇头“清舒已经认了千的字,如彤跟不她的进度。”

  咚的一声,如彤跪在地“伯母,我想识字。伯母,求求你教教我吧”

  来之前韦氏与她说过,这是她识字的唯一机会。若是顾娴不同意,她这辈子可能是个睁眼瞎了。

  睁眼瞎的话,以后很难嫁到好人家。虽如彤只有五岁,但韦氏经常跟她念叨。所以,人也早熟了。

  清舒对如彤刮目相看,还真是能屈能伸,她觉得自己也该好好跟如彤学学。

  顾娴忙让丫鬟将如彤扶起,无奈地说道“我也在家几天,是教也教不了你多少的。”

  韦氏说道“能学多少学多少。”

  孩子都跪下相求,顾娴也不好再拒绝了“那让如彤跟着清舒一起学吧”

  清舒面露出不情愿的神情,却没说反对的话。

  韦氏是看透她娘的性子,知道让如彤下跪相求肯定能如愿。所以,她也懒得再说什么反对的话。

  韦氏拉着如彤说道“你这丫头傻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谢谢你伯母。”

  如彤磕了三个头“谢谢伯母。”

  顾娴看她身的衣服还沾着泥巴,说道“你去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再过来。”既要她教,总得穿着整洁干净。

  顾娴这次回来只带了三字经,并没带其他的书,所以教如彤只能用这本书了。

  如彤是初学者,跟清舒不能同时教“清舒,你将我刚才教你的字写一遍。”

  清舒很乖巧地应了。

  “人之初,性本善。性相近,习相远”

  如彤记性不错,很快将顾娴教的一小段背得滚瓜烂熟了。

  顾娴微微点了下头,孩子聪明好,最怕的是碰到愚笨不堪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