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包 > 都市言情 > 殇璃/倾城绝恋 > 第48章

第48章

小说:殇璃/倾城绝恋作者:雪灵之字数:436468更新时间 : 2020-06-30 11:11
  第48章愿望

  一缕缕慵懒的熏香白烟从暖炉里妖娆升起,美璃含笑听老祖宗和其他福晋闲话家常。初春午后暖暖的内室,让人的心情也是悠闲而安静的。

  福晋们说了会儿话就相继告退了,美璃没有走。老祖宗以为她今天的沉默是因为允恪的事,外人不在,她柔声安慰。

  美璃突然起身跪下,倒把孝庄吓了一跳,「老祖宗,以后……请您一定多照顾我的孩子。」

  孝庄连连点头,叫玉安拉她起身,「美璃,不用那么难过,允恪的人生还长,总有机会给他的。」

  美璃微微一笑,是的,她就是他的机会。

  谢过老祖宗多年的照顾和厚待,因为前面说起允恪倒也不显得怎么突兀,孝庄有些伤感,因为她明白,安慰仅止于安慰,允恪人生虽长,真的有机会给他吗?

  告辞出来,天色已经微黑,从小在慈宁宫里打混,她对这所宫殿的秘密了如指掌。绕过正楼,院子角落有几间不起眼的厢房,看上去像是仓库,却有个年纪不大的宫女在看守。

  她坏坏一笑,又有了年少顽皮的感觉,正了下脸色,她走过去告诉那个因为新来所以有点儿呆呆的姑娘,玉安姑姑在找她,托她顺便传个话。

  小宫女轻易上当,快步奔前殿而去。

  美璃掩著嘴巴笑了笑,推门进入最靠院墙的那一间。充满慈悲仁爱的慈宁宫,仍旧有一间专门收藏毒药的仓房,或许这才是权力最本原的面貌。

  小时候她好奇地来查探过,对这些毒药又敬又畏,这么多年过去,架子上的一些药不见了,一些她没见过的补充进来。她轻车熟路地拿起最里层柜子里的精巧小瓶,这毒据说会死得不那么痛苦,死相也不会那么恐怖,是非常珍贵的毒药。

  她活著已经太苦太痛,死……就轻松些吧。

  晚饭是和允恪一起吃的,有允恪爱吃的酥炸鲫鱼,她耐心地为他挑著刺,允恪叽叽呱呱地和她说起今天和泰劭一起玩的游戏。

  美璃笑著倾听,允恪长大了,有了朋友,她欣慰又高兴。

  「允恪,额娘前两天做了一身新衣服,穿给你看看好不好?」

  允恪连连点头,「额娘是天下最美的,穿什么都好看。」

  美璃呵呵笑出声来,点了点他的小鼻子,「等将来你有了心爱的姑娘,就不会觉得额娘是最美的了。」

  允恪双手托腮坐在八仙桌边看她打扮,她穿上新做的宝蓝色百蝶穿花褂子,让月眉梳好头戴上她最喜欢的那套头饰。

  「额娘,你真太漂亮了。」允恪瞪大眼赞叹著说,小大人的口气把屋子里所有的人都逗笑了。

  美璃向他招了招手,「过来。」他撒娇地偎入她的怀抱。

  「允恪,你是个大孩子了,以后……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害怕,不要难过,我的允恪是个了不起的人,什么困难都能克服。」

  允恪听得半懂不懂,只是笑著点头。

  「孩子,记住额娘的话,永远不要对失去的念念不忘,要珍惜你现在拥有的,记住了吗,孩子?」

  允恪皱了皱眉,显然在暗暗背诵额娘告诉他的话,虽然他并不明白意思,但额娘要他记住,他就记住。

  「去吧。」她招呼月眉月墨,「好好照顾允恪,要像对自己孩子一样。」

  月墨月眉也觉得她这句话有些奇怪,但看她心情不错的样子也没多做猜疑,拉著允恪出去了。

  房间里只剩她一个人,她转回身看镜子中的自己,就要离去,她还是觉得看见的这个妇人陌生。

  灯火明亮,橙黄的光十分温暖。

  她站起身环视这间屋子,突然也感觉陌生。

  目光停留在书案的笔墨上,她笑了笑,就算永别,似乎她还是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。好好照顾允恪?她已经对他说了太多太多遍。她为允恪而死,他还不能好好完成她最后的心愿,那她……就白爱他了。

  她平躺在床上,都说人走的时候希望自己的亲人都在身边,她却是个例外。

  她不想让允恪看见她的死亡,也不想让靖轩看见。

  虽然她留给他们的还是这样一个遗憾的结局。

  珍惜,她对允恪说的,也是她想对靖轩说的。

  她真心希望他能在她离去后好好生活,好好珍惜目前他所拥有的。素莹是个好妻子,是个好女人,只要她不来危害允恪,她希望靖轩和她白头偕老。并非假作善心的许愿,她,舒穆禄美璃,其实一直想给庆亲王一个幸福的人生,只是……没做到。

  星夜兼程地回到京城,开始是因为接到皇上的急召,走了一半才得知美璃的死讯。

  他嗤笑,他不信!

  他不是告诉她让她等一等吗!他不是承诺实现她的愿望吗?她……答应了呀!

  因为他派快马传命不许收敛下葬,赶回王府属于她和他的房间时,一切还保持著她离开时的原样。

  为了保存尸体,屋里没有点任何暖炉炭盆,房间的门大开著,凛冽的风一阵一阵地掠进来,所有的帘幔都在疯狂地摆动,却毫无生气。

  她就含笑躺在和他有过那么多爱欲缠绵的床榻上,没有一丝离别的悲哀。

  他走过去,想拉起她的手握住,这才发现她冰冷而僵硬,他能感受到她的寒冷,她却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温暖。

  他看著她,就连死,她都没有留给他只字片语!

  因为被追封为王妃,美璃的葬礼隆重而繁复,直到春末才正式完毕。

  被改立为世子的允恪没有哭,父子俩在美璃死后都没对彼此说过一句话。

  美璃葬在属于靖轩的陵墓的左侧,从他成年就开始修建的陵墓收葬了她以后并未封死,靖轩望著被春天嫩绿植物披覆的山丘……总有一日他也会来。

  素莹的脸色一直青苍,皇上并未对她阿玛食言,她的确还是「独享」著王妃的尊荣。只是,在那个女人走后,她失去了除了所谓尊荣外的所有,包括那个男人。

  「素莹……」他望著山陵淡淡而笑,平静地呼唤她的名字,「活的时候,庆王妃的荣耀我都给你,死了,就让美璃独占我一次好么?」

  她瞪大眼仓惶后退了两步。

  他就在她惊恐地注视下一指远处的山丘,「在那里,我为你单独修一座陵墓。」

  安宁殿的蒲公英又开满荒凉的院子,毛絮却被刮散得弥漫了整片狭小的天空。

  「挖!」靖轩冷漠地站在殿门口,「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挖出来!」

  今生,他没实现过她一个愿望,他怕,以后再见到她的时候,她还会生他的气。她说过,她没实现的愿望都埋在地下,怎么他也要完成一个。

  「王爷,这里有!」

  「王爷,这里也有!」

  他疾步走过去看,树下被挖开的浅坑里有三块石头,她有些幼稚的笔体写著:「靖轩」「来看」「美璃」。

  他咬紧牙,嘴唇哆嗦,这个……他还是无法完成,如果可以,如果岁月可以倒流,他愿意来看她一千遍一万遍。

  屋簷下的浅坑里还是三块石头,他深吸了口气才敢去看,千万,千万……让他能够实现。

  「靖轩」「接走」「美璃」。

  他把石头死攥在手中仰天无声悲泣,怎么办,美璃,怎么办?又是一个他无法做到的愿望!就是因为他没有实现这些愿望,所以,她把他独自留下!

  康熙三十年,清朝对准噶尔第二次战争开始。

  「王爷,穷寇莫追!」副将禾乞达拉马拦在靖轩马前。

  天色阴沉,狂风卷著稀疏的雪花,冷得让人浑身发僵。败退的准噶尔残部一路狼狈钻入拦在前面的连绵雪山。

  「追!」靖轩原本俊美的脸染满战斗中溅上的血渍,因为寒冷,肤色是死白的淡青,那双冷寂的眼睛显得更加冥黑。「务必赶尽杀绝!」

  马蹄在陡峭的雪山坡上直打滑,人也只好下马步行,靖轩带的兵士不多,百十来人士气却还高涨,徒步把敌军逼入死地,靖轩命令放箭。

  敌军头领见万无胜算,干脆招呼败军用尸体为盾反扑近战,靖轩甩开护卫,拚杀在前。

  敌军头领原本就豁出命去杀得红了眼,见靖轩身陷前阵,欺身杀来死盯不放。

  在靖轩的刀砍下他头颅的瞬间,他的弯刀也划开靖轩的铠甲,深透肺腑。

  「王爷!」护卫惨叫著接住靖轩倒下的身躯。

  雪花落在他苍白的俊颜上并没融化,他仰望著乌黑的厚重云层,他深信,乌云之后必定有他向往已久的天堂。

  「禾乞达。」血流得很快,他说话都有些喘,「把我怀中的锦袋拿出来。」

  禾乞达为难,王爷伤在胸口,取袋必定痛彻心肺加速死亡。

  「快!」靖轩发急。

  禾乞达颤抖著双手从他破裂的铠甲里拿出还带著他体温的小袋子,他闷哼了一声,却笑了,「打开!」

  雪地上摊放著三块石头,石头上的字已经不甚清晰。靖轩满是鲜血的手挨个抚摸,拿到眼前细看,极为郑重地重新排放好顺序。

  禾乞达哭著看,那三块石头是:「美璃」「接走」「靖轩」。

  「取雪,给我擦脸。」

  靖轩的呼吸已经微弱了,但他依旧笑著,抛下功名利禄他似乎并不遗憾。禾乞达赶紧用手把雪捂化,慌乱地为他擦去脸上凝固的可怕血痕。

  他轻轻笑出声,喃喃自语:「一定要擦干净,不然,吓著她,她就更不会原谅我了……」

  不知道是因为闭上眼,还是死亡迫近,他陷入纯粹的黑暗,他有些惶急,他不怕死,却怕她不来接他,「美璃!美璃!」他大声呼喊。

  突然周围好亮,他不得不眯起眼,光晕中,笑容如明月春水的她向他伸出手:「靖轩哥哥……」

  「美璃!」他赶紧伸手抓住,这次,他再也不要松开。

  (全文完)

  第48章愿望

  一缕缕慵懒的熏香白烟从暖炉里妖娆升起,美璃含笑听老祖宗和其他福晋闲话家常。初春午后暖暖的内室,让人的心情也是悠闲而安静的。

  福晋们说了会儿话就相继告退了,美璃没有走。老祖宗以为她今天的沉默是因为允恪的事,外人不在,她柔声安慰。

  美璃突然起身跪下,倒把孝庄吓了一跳,「老祖宗,以后……请您一定多照顾我的孩子。」

  孝庄连连点头,叫玉安拉她起身,「美璃,不用那么难过,允恪的人生还长,总有机会给他的。」

  美璃微微一笑,是的,她就是他的机会。

  谢过老祖宗多年的照顾和厚待,因为前面说起允恪倒也不显得怎么突兀,孝庄有些伤感,因为她明白,安慰仅止于安慰,允恪人生虽长,真的有机会给他吗?

  告辞出来,天色已经微黑,从小在慈宁宫里打混,她对这所宫殿的秘密了如指掌。绕过正楼,院子角落有几间不起眼的厢房,看上去像是仓库,却有个年纪不大的宫女在看守。

  她坏坏一笑,又有了年少顽皮的感觉,正了下脸色,她走过去告诉那个因为新来所以有点儿呆呆的姑娘,玉安姑姑在找她,托她顺便传个话。

  小宫女轻易上当,快步奔前殿而去。

  美璃掩著嘴巴笑了笑,推门进入最靠院墙的那一间。充满慈悲仁爱的慈宁宫,仍旧有一间专门收藏毒药的仓房,或许这才是权力最本原的面貌。

  小时候她好奇地来查探过,对这些毒药又敬又畏,这么多年过去,架子上的一些药不见了,一些她没见过的补充进来。她轻车熟路地拿起最里层柜子里的精巧小瓶,这毒据说会死得不那么痛苦,死相也不会那么恐怖,是非常珍贵的毒药。

  她活著已经太苦太痛,死……就轻松些吧。

  晚饭是和允恪一起吃的,有允恪爱吃的酥炸鲫鱼,她耐心地为他挑著刺,允恪叽叽呱呱地和她说起今天和泰劭一起玩的游戏。

  美璃笑著倾听,允恪长大了,有了朋友,她欣慰又高兴。

  「允恪,额娘前两天做了一身新衣服,穿给你看看好不好?」

  允恪连连点头,「额娘是天下最美的,穿什么都好看。」

  美璃呵呵笑出声来,点了点他的小鼻子,「等将来你有了心爱的姑娘,就不会觉得额娘是最美的了。」

  允恪双手托腮坐在八仙桌边看她打扮,她穿上新做的宝蓝色百蝶穿花褂子,让月眉梳好头戴上她最喜欢的那套头饰。

  「额娘,你真太漂亮了。」允恪瞪大眼赞叹著说,小大人的口气把屋子里所有的人都逗笑了。

  美璃向他招了招手,「过来。」他撒娇地偎入她的怀抱。

  「允恪,你是个大孩子了,以后……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害怕,不要难过,我的允恪是个了不起的人,什么困难都能克服。」

  允恪听得半懂不懂,只是笑著点头。

  「孩子,记住额娘的话,永远不要对失去的念念不忘,要珍惜你现在拥有的,记住了吗,孩子?」

  允恪皱了皱眉,显然在暗暗背诵额娘告诉他的话,虽然他并不明白意思,但额娘要他记住,他就记住。

  「去吧。」她招呼月眉月墨,「好好照顾允恪,要像对自己孩子一样。」

  月墨月眉也觉得她这句话有些奇怪,但看她心情不错的样子也没多做猜疑,拉著允恪出去了。

  房间里只剩她一个人,她转回身看镜子中的自己,就要离去,她还是觉得看见的这个妇人陌生。

  灯火明亮,橙黄的光十分温暖。

  她站起身环视这间屋子,突然也感觉陌生。

  目光停留在书案的笔墨上,她笑了笑,就算永别,似乎她还是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。好好照顾允恪?她已经对他说了太多太多遍。她为允恪而死,他还不能好好完成她最后的心愿,那她……就白爱他了。

  她平躺在床上,都说人走的时候希望自己的亲人都在身边,她却是个例外。

  她不想让允恪看见她的死亡,也不想让靖轩看见。

  虽然她留给他们的还是这样一个遗憾的结局。

  珍惜,她对允恪说的,也是她想对靖轩说的。

  她真心希望他能在她离去后好好生活,好好珍惜目前他所拥有的。素莹是个好妻子,是个好女人,只要她不来危害允恪,她希望靖轩和她白头偕老。并非假作善心的许愿,她,舒穆禄美璃,其实一直想给庆亲王一个幸福的人生,只是……没做到。

  星夜兼程地回到京城,开始是因为接到皇上的急召,走了一半才得知美璃的死讯。

  他嗤笑,他不信!

  他不是告诉她让她等一等吗!他不是承诺实现她的愿望吗?她……答应了呀!

  因为他派快马传命不许收敛下葬,赶回王府属于她和他的房间时,一切还保持著她离开时的原样。

  为了保存尸体,屋里没有点任何暖炉炭盆,房间的门大开著,凛冽的风一阵一阵地掠进来,所有的帘幔都在疯狂地摆动,却毫无生气。

  她就含笑躺在和他有过那么多爱欲缠绵的床榻上,没有一丝离别的悲哀。

  他走过去,想拉起她的手握住,这才发现她冰冷而僵硬,他能感受到她的寒冷,她却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温暖。

  他看著她,就连死,她都没有留给他只字片语!

  因为被追封为王妃,美璃的葬礼隆重而繁复,直到春末才正式完毕。

  被改立为世子的允恪没有哭,父子俩在美璃死后都没对彼此说过一句话。

  美璃葬在属于靖轩的陵墓的左侧,从他成年就开始修建的陵墓收葬了她以后并未封死,靖轩望著被春天嫩绿植物披覆的山丘……总有一日他也会来。

  素莹的脸色一直青苍,皇上并未对她阿玛食言,她的确还是「独享」著王妃的尊荣。只是,在那个女人走后,她失去了除了所谓尊荣外的所有,包括那个男人。

  「素莹……」他望著山陵淡淡而笑,平静地呼唤她的名字,「活的时候,庆王妃的荣耀我都给你,死了,就让美璃独占我一次好么?」

  她瞪大眼仓惶后退了两步。

  他就在她惊恐地注视下一指远处的山丘,「在那里,我为你单独修一座陵墓。」

  安宁殿的蒲公英又开满荒凉的院子,毛絮却被刮散得弥漫了整片狭小的天空。

  「挖!」靖轩冷漠地站在殿门口,「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挖出来!」

  今生,他没实现过她一个愿望,他怕,以后再见到她的时候,她还会生他的气。她说过,她没实现的愿望都埋在地下,怎么他也要完成一个。

  「王爷,这里有!」

  「王爷,这里也有!」

  他疾步走过去看,树下被挖开的浅坑里有三块石头,她有些幼稚的笔体写著:「靖轩」「来看」「美璃」。

  他咬紧牙,嘴唇哆嗦,这个……他还是无法完成,如果可以,如果岁月可以倒流,他愿意来看她一千遍一万遍。

  屋簷下的浅坑里还是三块石头,他深吸了口气才敢去看,千万,千万……让他能够实现。

  「靖轩」「接走」「美璃」。

  他把石头死攥在手中仰天无声悲泣,怎么办,美璃,怎么办?又是一个他无法做到的愿望!就是因为他没有实现这些愿望,所以,她把他独自留下!

  康熙三十年,清朝对准噶尔第二次战争开始。

  「王爷,穷寇莫追!」副将禾乞达拉马拦在靖轩马前。

  天色阴沉,狂风卷著稀疏的雪花,冷得让人浑身发僵。败退的准噶尔残部一路狼狈钻入拦在前面的连绵雪山。

  「追!」靖轩原本俊美的脸染满战斗中溅上的血渍,因为寒冷,肤色是死白的淡青,那双冷寂的眼睛显得更加冥黑。「务必赶尽杀绝!」

  马蹄在陡峭的雪山坡上直打滑,人也只好下马步行,靖轩带的兵士不多,百十来人士气却还高涨,徒步把敌军逼入死地,靖轩命令放箭。

  敌军头领见万无胜算,干脆招呼败军用尸体为盾反扑近战,靖轩甩开护卫,拚杀在前。

  敌军头领原本就豁出命去杀得红了眼,见靖轩身陷前阵,欺身杀来死盯不放。

  在靖轩的刀砍下他头颅的瞬间,他的弯刀也划开靖轩的铠甲,深透肺腑。

  「王爷!」护卫惨叫著接住靖轩倒下的身躯。

  雪花落在他苍白的俊颜上并没融化,他仰望著乌黑的厚重云层,他深信,乌云之后必定有他向往已久的天堂。

  「禾乞达。」血流得很快,他说话都有些喘,「把我怀中的锦袋拿出来。」

  禾乞达为难,王爷伤在胸口,取袋必定痛彻心肺加速死亡。

  「快!」靖轩发急。

  禾乞达颤抖著双手从他破裂的铠甲里拿出还带著他体温的小袋子,他闷哼了一声,却笑了,「打开!」

  雪地上摊放著三块石头,石头上的字已经不甚清晰。靖轩满是鲜血的手挨个抚摸,拿到眼前细看,极为郑重地重新排放好顺序。

  禾乞达哭著看,那三块石头是:「美璃」「接走」「靖轩」。

  「取雪,给我擦脸。」

  靖轩的呼吸已经微弱了,但他依旧笑著,抛下功名利禄他似乎并不遗憾。禾乞达赶紧用手把雪捂化,慌乱地为他擦去脸上凝固的可怕血痕。

  他轻轻笑出声,喃喃自语:「一定要擦干净,不然,吓著她,她就更不会原谅我了……」

  不知道是因为闭上眼,还是死亡迫近,他陷入纯粹的黑暗,他有些惶急,他不怕死,却怕她不来接他,「美璃!美璃!」他大声呼喊。

  突然周围好亮,他不得不眯起眼,光晕中,笑容如明月春水的她向他伸出手:「靖轩哥哥……」

  「美璃!」他赶紧伸手抓住,这次,他再也不要松开。

  (全文完)

  第48章愿望

  一缕缕慵懒的熏香白烟从暖炉里妖娆升起,美璃含笑听老祖宗和其他福晋闲话家常。初春午后暖暖的内室,让人的心情也是悠闲而安静的。

  福晋们说了会儿话就相继告退了,美璃没有走。老祖宗以为她今天的沉默是因为允恪的事,外人不在,她柔声安慰。

  美璃突然起身跪下,倒把孝庄吓了一跳,「老祖宗,以后……请您一定多照顾我的孩子。」

  孝庄连连点头,叫玉安拉她起身,「美璃,不用那么难过,允恪的人生还长,总有机会给他的。」

  美璃微微一笑,是的,她就是他的机会。

  谢过老祖宗多年的照顾和厚待,因为前面说起允恪倒也不显得怎么突兀,孝庄有些伤感,因为她明白,安慰仅止于安慰,允恪人生虽长,真的有机会给他吗?

  告辞出来,天色已经微黑,从小在慈宁宫里打混,她对这所宫殿的秘密了如指掌。绕过正楼,院子角落有几间不起眼的厢房,看上去像是仓库,却有个年纪不大的宫女在看守。

  她坏坏一笑,又有了年少顽皮的感觉,正了下脸色,她走过去告诉那个因为新来所以有点儿呆呆的姑娘,玉安姑姑在找她,托她顺便传个话。

  小宫女轻易上当,快步奔前殿而去。

  美璃掩著嘴巴笑了笑,推门进入最靠院墙的那一间。充满慈悲仁爱的慈宁宫,仍旧有一间专门收藏毒药的仓房,或许这才是权力最本原的面貌。

  小时候她好奇地来查探过,对这些毒药又敬又畏,这么多年过去,架子上的一些药不见了,一些她没见过的补充进来。她轻车熟路地拿起最里层柜子里的精巧小瓶,这毒据说会死得不那么痛苦,死相也不会那么恐怖,是非常珍贵的毒药。

  她活著已经太苦太痛,死……就轻松些吧。

  晚饭是和允恪一起吃的,有允恪爱吃的酥炸鲫鱼,她耐心地为他挑著刺,允恪叽叽呱呱地和她说起今天和泰劭一起玩的游戏。

  美璃笑著倾听,允恪长大了,有了朋友,她欣慰又高兴。

  「允恪,额娘前两天做了一身新衣服,穿给你看看好不好?」

  允恪连连点头,「额娘是天下最美的,穿什么都好看。」

  美璃呵呵笑出声来,点了点他的小鼻子,「等将来你有了心爱的姑娘,就不会觉得额娘是最美的了。」

  允恪双手托腮坐在八仙桌边看她打扮,她穿上新做的宝蓝色百蝶穿花褂子,让月眉梳好头戴上她最喜欢的那套头饰。

  「额娘,你真太漂亮了。」允恪瞪大眼赞叹著说,小大人的口气把屋子里所有的人都逗笑了。

  美璃向他招了招手,「过来。」他撒娇地偎入她的怀抱。

  「允恪,你是个大孩子了,以后……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害怕,不要难过,我的允恪是个了不起的人,什么困难都能克服。」

  允恪听得半懂不懂,只是笑著点头。

  「孩子,记住额娘的话,永远不要对失去的念念不忘,要珍惜你现在拥有的,记住了吗,孩子?」

  允恪皱了皱眉,显然在暗暗背诵额娘告诉他的话,虽然他并不明白意思,但额娘要他记住,他就记住。

  「去吧。」她招呼月眉月墨,「好好照顾允恪,要像对自己孩子一样。」

  月墨月眉也觉得她这句话有些奇怪,但看她心情不错的样子也没多做猜疑,拉著允恪出去了。

  房间里只剩她一个人,她转回身看镜子中的自己,就要离去,她还是觉得看见的这个妇人陌生。

  灯火明亮,橙黄的光十分温暖。

  她站起身环视这间屋子,突然也感觉陌生。

  目光停留在书案的笔墨上,她笑了笑,就算永别,似乎她还是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。好好照顾允恪?她已经对他说了太多太多遍。她为允恪而死,他还不能好好完成她最后的心愿,那她……就白爱他了。

  她平躺在床上,都说人走的时候希望自己的亲人都在身边,她却是个例外。

  她不想让允恪看见她的死亡,也不想让靖轩看见。

  虽然她留给他们的还是这样一个遗憾的结局。

  珍惜,她对允恪说的,也是她想对靖轩说的。

  她真心希望他能在她离去后好好生活,好好珍惜目前他所拥有的。素莹是个好妻子,是个好女人,只要她不来危害允恪,她希望靖轩和她白头偕老。并非假作善心的许愿,她,舒穆禄美璃,其实一直想给庆亲王一个幸福的人生,只是……没做到。

  星夜兼程地回到京城,开始是因为接到皇上的急召,走了一半才得知美璃的死讯。

  他嗤笑,他不信!

  他不是告诉她让她等一等吗!他不是承诺实现她的愿望吗?她……答应了呀!

  因为他派快马传命不许收敛下葬,赶回王府属于她和他的房间时,一切还保持著她离开时的原样。

  为了保存尸体,屋里没有点任何暖炉炭盆,房间的门大开著,凛冽的风一阵一阵地掠进来,所有的帘幔都在疯狂地摆动,却毫无生气。

  她就含笑躺在和他有过那么多爱欲缠绵的床榻上,没有一丝离别的悲哀。

  他走过去,想拉起她的手握住,这才发现她冰冷而僵硬,他能感受到她的寒冷,她却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温暖。

  他看著她,就连死,她都没有留给他只字片语!

  因为被追封为王妃,美璃的葬礼隆重而繁复,直到春末才正式完毕。

  被改立为世子的允恪没有哭,父子俩在美璃死后都没对彼此说过一句话。

  美璃葬在属于靖轩的陵墓的左侧,从他成年就开始修建的陵墓收葬了她以后并未封死,靖轩望著被春天嫩绿植物披覆的山丘……总有一日他也会来。

  素莹的脸色一直青苍,皇上并未对她阿玛食言,她的确还是「独享」著王妃的尊荣。只是,在那个女人走后,她失去了除了所谓尊荣外的所有,包括那个男人。

  「素莹……」他望著山陵淡淡而笑,平静地呼唤她的名字,「活的时候,庆王妃的荣耀我都给你,死了,就让美璃独占我一次好么?」

  她瞪大眼仓惶后退了两步。

  他就在她惊恐地注视下一指远处的山丘,「在那里,我为你单独修一座陵墓。」

  安宁殿的蒲公英又开满荒凉的院子,毛絮却被刮散得弥漫了整片狭小的天空。

  「挖!」靖轩冷漠地站在殿门口,「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挖出来!」

  今生,他没实现过她一个愿望,他怕,以后再见到她的时候,她还会生他的气。她说过,她没实现的愿望都埋在地下,怎么他也要完成一个。

  「王爷,这里有!」

  「王爷,这里也有!」

  他疾步走过去看,树下被挖开的浅坑里有三块石头,她有些幼稚的笔体写著:「靖轩」「来看」「美璃」。

  他咬紧牙,嘴唇哆嗦,这个……他还是无法完成,如果可以,如果岁月可以倒流,他愿意来看她一千遍一万遍。

  屋簷下的浅坑里还是三块石头,他深吸了口气才敢去看,千万,千万……让他能够实现。

  「靖轩」「接走」「美璃」。

  他把石头死攥在手中仰天无声悲泣,怎么办,美璃,怎么办?又是一个他无法做到的愿望!就是因为他没有实现这些愿望,所以,她把他独自留下!

  康熙三十年,清朝对准噶尔第二次战争开始。

  「王爷,穷寇莫追!」副将禾乞达拉马拦在靖轩马前。

  天色阴沉,狂风卷著稀疏的雪花,冷得让人浑身发僵。败退的准噶尔残部一路狼狈钻入拦在前面的连绵雪山。

  「追!」靖轩原本俊美的脸染满战斗中溅上的血渍,因为寒冷,肤色是死白的淡青,那双冷寂的眼睛显得更加冥黑。「务必赶尽杀绝!」

  马蹄在陡峭的雪山坡上直打滑,人也只好下马步行,靖轩带的兵士不多,百十来人士气却还高涨,徒步把敌军逼入死地,靖轩命令放箭。

  敌军头领见万无胜算,干脆招呼败军用尸体为盾反扑近战,靖轩甩开护卫,拚杀在前。

  敌军头领原本就豁出命去杀得红了眼,见靖轩身陷前阵,欺身杀来死盯不放。

  在靖轩的刀砍下他头颅的瞬间,他的弯刀也划开靖轩的铠甲,深透肺腑。

  「王爷!」护卫惨叫著接住靖轩倒下的身躯。

  雪花落在他苍白的俊颜上并没融化,他仰望著乌黑的厚重云层,他深信,乌云之后必定有他向往已久的天堂。

  「禾乞达。」血流得很快,他说话都有些喘,「把我怀中的锦袋拿出来。」

  禾乞达为难,王爷伤在胸口,取袋必定痛彻心肺加速死亡。

  「快!」靖轩发急。

  禾乞达颤抖著双手从他破裂的铠甲里拿出还带著他体温的小袋子,他闷哼了一声,却笑了,「打开!」

  雪地上摊放著三块石头,石头上的字已经不甚清晰。靖轩满是鲜血的手挨个抚摸,拿到眼前细看,极为郑重地重新排放好顺序。

  禾乞达哭著看,那三块石头是:「美璃」「接走」「靖轩」。

  「取雪,给我擦脸。」

  靖轩的呼吸已经微弱了,但他依旧笑著,抛下功名利禄他似乎并不遗憾。禾乞达赶紧用手把雪捂化,慌乱地为他擦去脸上凝固的可怕血痕。

  他轻轻笑出声,喃喃自语:「一定要擦干净,不然,吓著她,她就更不会原谅我了……」

  不知道是因为闭上眼,还是死亡迫近,他陷入纯粹的黑暗,他有些惶急,他不怕死,却怕她不来接他,「美璃!美璃!」他大声呼喊。

  突然周围好亮,他不得不眯起眼,光晕中,笑容如明月春水的她向他伸出手:「靖轩哥哥……」

  「美璃!」他赶紧伸手抓住,这次,他再也不要松开。

  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