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包 > 都市言情 > 火影的杉木时代 > 第83章 战争的根源

第83章 战争的根源

小说:火影的杉木时代作者:血筏字数:218128更新时间 : 2020-07-09 10:04
  “水遁——大炮弹!!”

  克制水遁最好的办法是用火遁,不过这里是雨之国,用火遁对付水遁先天上就会让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,所以幸想到了用水遁克制水遁的办法。

  “竟然也会是用水遁!”看到自己的水球被冲飞回来,半藏很淡定,反而面露不屑。在忍界,没有人可以和自己比水遁。

  但是半藏很快就脸上变色了,一股强大的电流顺著水遁冲杀过来。因为隐藏在水遁中,就连他也在最后关头才感知到。

  “雷遁——水走!!”

  “啊!!”半藏被电得发出一声惨叫来,最后飞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脱雷电的纠缠。

  “你已经老了,忍界半神!”幸站在高处,俯视著狼狈的半藏,说道,“把雨之国教给弥彦,我放你一条生路!”

  “唬...小鬼,好嚣张啊!”半藏闻言,气得七窍生烟,“不过是偷袭成功了一招,竟敢大言不惭!”

  “水遁——水分身!!”

  “水遁——九凶龙之术!!”

  “水遁——爆水冲波!!”

  “水遁——大水弹之术!!”

  ......

  半藏分出五个分身,每一个竟然都可以施展出S级的水遁忍术来。这种景象,就好像雨之国都会被毁灭。

  “哈哈哈哈哈....死吧!!”这一刻,半藏觉得自己成了主宰生死,无所不能的神灵。

  “看来你不相信我说的话...”面对这可怕的灾难级忍术,幸并没有任何慌张,他已经看清了自己和半藏的本质。他,能赢!

  幸整个人突然发出一阵阵的光,他的脸上渐渐形成了奇怪的纹路,那是一种黑色和白色纠缠在一起形成的奇怪纹路,有点像是太极鱼的纹理。这是幸最近才发现的,他的身体似乎慢慢在自动进化成另一种体质。只要激发这种体质,他不但可以使用自己身上庞大的查克拉,甚至可以调动身体外面,属于大自然的一种能量。幸并不知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人之体,他只知道,这种状态下的自己...非常强大!

  “木遁——无极树海!!”

  整个大地都在颤抖,沉浸在自己半神美梦中的半藏,终于惊骇地发现,自己已经被无穷无尽的木遁海洋包围了,无穷无尽的巨大树木植被从地底涌出来,前后左右...甚至是头顶的天空......

  “不可能的!!”水遁被淹没,分身被淹没...最终,半藏不甘心地被木遁完全掩埋,死之前他终于明白,自己并不是那个“神”,自己终究只是“半神”。

  ......

  “火影大人,已经确定,”猿飞日斩面前,一名暗部在汇报最新的情报,“半神半藏与一名晓的神秘人战斗,死于‘木遁’之下!”

  “真的是木遁...”猿飞日斩抽著烟,脸上的神色淡定,似乎早就得到了消息,他吩咐道,“继续派人去雨之国,我要晓组织的更多情报。”

  “是!”

  “看来团藏说的是真的...”猿飞日斩一开始并没有相信,毕竟杉木秋野在三年前的战争中失踪已经这么久了,而且他也没听说他会木遁,“不行,木遁是木叶的血继,不能让他继续流落在外!”想了想,猿飞日斩派人去找纲手。

  “老头子,你找我?”纲手今天心情不错,刚刚被美琴拉去做了头发,原本的长发变成了中长的短发,看起来漂亮又干练。两人因为杉木秋野的关系,本来应该是情敌的,

  但是在一起相处下来,现在变成了最好的姐妹。  “你手上有没有事情?”三代把桌上的情报文件递给她,说道,“就算有事情也先放一放,去雨之国一趟,人手你自己报给我。”

  “雨之国?”纲手有点不乐意,雨之国那个鬼地方给她的印象很差,而且有很多不好的回忆。但是当她打开这份机密文件,看到上面记录的情报后,纲手整个人都激动得颤抖起来。

  “是...是他吗?”纲手猛地抬头,等著三代火影,大声问道,“这是他吧?”

  “恩,看来你早知道他能够使用木遁这件事了?”三代也知道纲手和杉木秋野的关系,所以才想让她去雨之国,把人带回来,他抽了口烟,说道,“目前只知道他是晓组织的一员,名字叫做‘幸’,不过团藏见过他,认出他是秋野!”

  “太好了,”纲手确认了使用木遁的人是秋野,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狂喜之中,就连听到最讨厌的团藏都没有任何妨碍。

  “人选我下午告诉您, ”纲手微微一笑,难得对自己的老师用了“您”这样的敬语,转身跑出了火影办公室。她要第一时间让美琴也知道这个消息。

  第二天一早,纲手和宇智波美琴就离开了木叶,踏上了前往雨之国的道路。

  半藏死后,雨隐村群龙无首。在幸等人的建议下,弥彦入主了雨隐村,将雨隐村作为晓的大本营。雨隐村本来就是一个强权独裁,并且由各种来历的忍者组成的军事组织,他们原先信封的就是半藏的强大力量。半藏被幸杀死,等于是毁灭了他们心目中的神话。而幸,也就成了他们新的神话。

  “真是太好了,”弥彦说道,“有了雨隐的力量加入,相信我们很快就可以让雨之国摆脱战乱带来的恶劣局面。”

  “可是要怎么做呢?”小南有点迷茫,“还是像原来那样,帮助别人吗?”

  长门不说话,他对治理什么的也不在行。

  “额...”弥彦看向幸,这钟时候,幸总是主意最多的。其他人看向他,小南觉得自己会爱上幸,甚至有点崇拜这个男人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那充满智慧的头脑。

  “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,”幸问大家说道,“战争的根源是什么?”

  “战争的根源...”弥彦说道,“是因为没有相互理解,所以才会有战争!”

  “不,是因为利益!”村上说道,“相互理解是可以避免战争,但是战争的本质还是因为利益,土地的利益,金钱的利益,权利的利益...为了这些东西,所以才会有武斗派们被允许发动战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