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包 > 都市言情 > 地府的五千年 > 第138章、邓绥

第138章、邓绥

小说:地府的五千年作者:张东楼字数:515568更新时间 : 2020-07-09 12:14
  老天并没有真的要亡了汉室,起码现在不是。所以老天给刘肇安排了一个聪慧的妻子,一个有天赋的皇后。

  邓绥在对待反叛的事情上异常的坚决,虽在一开始的时候显得太过稚嫩,却还是用了十一年的时间,平定了羌族的叛乱。

  人间的事落在地府的一群汉帝眼里,称不上有多满意,但一个女子能做到眼下这般,也算得上是翘楚。宣太后和吕雉那样的女人太过少见,也太过危险,邓绥这样的,已经很不错了。

  邓绥却觉得不够,眼下的人间和丈夫刘肇在世的时候相差的很远,周边虽说依旧保持著对这个帝国的敬畏,却还是可以看出在敬畏之下的野心。而国内因为漫长的战事和旱灾,也并无太好的民生。

  她迟迟没有还政给成年的皇帝,只因这人间还未恢复到丈夫统治的时期。她是带著遗憾下来的,她用尽了全力,却还是没能维持住丈夫死前所托付的帝国。

  贯高很怜惜这个女人,邓绥这些年的作为都被他看在眼里。这女人很不容易。贯高一路上跟她讲了许多地府的事,可她却一句话也不说。

  淡淡的白色裙装穿在身上,透著一丝浅浅的冷意。恢复到年轻时的容貌让此刻宛如一个少女,娇美的脸庞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只是低著头,慢慢的跟著贯高走。

  姬旦对邓绥做了审决,没有什么意外,刚刚及格的上等考功。和许平君相差不多,只是许平君没有做许多的事,易于统计。而邓绥做了太多事,花了很久才能算清楚。

  邓绥从判官府出来的时候,天空中下起了小雨,雨水落在她的脸上,有些清冷。她就站在雨里,看著自己多年未见的丈夫。

  刘肇并没有打伞,任由雨水落在身上,打湿自己的衣衫。他一点也感觉不到冷意,反而觉得从内到外都暖暖的。像是有一个火炉在心里烤。

  邓绥走到他身前,低著头说道:“陛下,我对不起你,没能守护好你留下的大汉,大汉这些年,都是风雨飘摇。西域叛汉,羌族造反,旱灾连续了十一年。大汉,不是你交给我的样子了。”

  刘肇轻轻把她搂在怀里,擦去她脸上的泪水。安慰道:“绥儿,你做的已经很好了,你不知道我在地府有多开心,开心能够娶到你这样好的妻子。”

  “可…可是陛下,陛下在人间的血脉已经断绝了,人间没有陛下的子嗣了……”

  刘肇搂的更紧了一些,道:“地府有一句流传很久的话,你一定没有听说过。”

  “什么话?”

  “人间种种,一死成空。我这辈子是刘肇,上一世却不知是谁。人间的血脉终究也只是一场空,有与无又有什么关系呢。我不在乎那些有与无的事,我现在只在乎你。”

  邓绥听到他的话,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,笑的很开心,笑的很美。刘肇在人间的时候,从来不会对她说这样的话的,他总是有很多的事要做,有很多的奏疏要批复。皇帝有很多的女人,她不过是其中地位较高的一个,虽说夫妻的情感深厚。可是皇家,又哪里有时间去做那些儿女情长的事呢!

  “陛下好像变了很多,和当年在人间的时候大大的不同了。”

  “哦?”刘肇疑惑道:“哪里变了?”

  邓绥笑道:“陛下变的更加温暖,更加温柔了呢!以前可不曾说过这般暖人的话儿!”

  “哈哈,那绥儿喜欢么?”

  邓绥红著脸,小声道:“自是喜欢的,陛下非但不怪我,还如此的待我好,我怎能不喜欢。”

  刘肇低下头,在她的额上轻轻一吻。道:“以后不要叫我陛下了,我如今在孝宣先帝手下打理道宫。以后就唤我夫君吧!”

  “是,夫君!”她轻轻的说著,此刻,竟然连耳朵也红的发烫。

  绵绵的细雨落在地面上,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,他们在雨中手拉著手,像是一对刚刚走到一起的恋人,步伐中透著浓浓的欢喜,连影子都透著一丝轻松。

  世上有许多的有情人,能够走到一起的也有很多,能够携手一生的也不在少数。可在死后还能继续著生前的情缘的,就少之又少。漫长的岁月总是会冲淡许多的东西,其中就包括了所谓的爱情。其实并没有多少人会相信爱情真的可以持续一辈子,可以持续到下辈子,甚至是下下辈子。

  人间没有忘川这般神奇的地方,见不到那些甘心受苦的痴情人。

  刘肇和邓绥无疑是幸福的一对,一个出身于皇族,成为国中的至尊,位居九五的帝皇。一个出身于勋贵,祖上是跟随刘秀的开国元勋,云台二十八将之首邓禹。最后成了皇后,仅在皇帝之下。

  这是值得羡慕的爱情,算得上是门当户对,也谈得上是携手与共,至死不忘。刘肇带著邓绥,没有去见那些最爱挑刺的祖宗,而是去了刘病已家。带著两坛好酒,提著一些野味和蔬菜。刘肇要去感谢刘病已的照顾,顺便带邓绥见见那位有著传奇生平的孝宣皇帝。

  刘病已开门的时候,赤著胳膊,手上还沾著面粉,见是刘肇,连忙把他迎进来。又好奇的看著跟在刘肇身后的邓绥,他印象里刘肇从死下来开始就洁身自好,并没有和哪个女鬼搞出什么绯闻来。难道是新死下来的邓绥?

  刘肇开口解答了他的疑惑,道:“孝宣陛下,这是我妻子邓绥,我带她来拜访您。”

  刘病已笑道:“刘肇一直在念叨你,说你贤良淑德,今日一见,果然不虚。”

  邓绥还是第一次看到手上沾著面粉的皇帝,转念想想,孝宣皇帝是从民间长大的,会做些吃食也就不稀奇。只是做过皇帝的人还亲自下厨,也算有些出人意料。

  “后世孙媳邓绥,拜见孝宣先帝。”

  邓绥一边说著,一边跪在地上,认认真真的磕头。刘病已没有拦阻,任由她行了大礼。等到她行礼完了,才道:“好了,我如今受了你的礼,你便是我这一脉的后辈,日后若是有谁敢刁难你,尽可以来寻我。”

  刘肇闻言不禁一喜,邓绥在人间做的虽大体不错,却还是有些瑕疵,历代的先帝都喜欢挑毛病,很容易揪著邓绥的瑕疵不放。如今有了刘病已这句话,想来不会有人会说些什么了。刘病已已之后的皇帝不用说,宗法上都是认得刘病已做祖宗。他之前的皇帝,现在留在地府的也不过刘邦、刘恒、刘启、刘彻四个。刘彻对不起他,心中有愧,现在若非必要,都躲的远远的。刘启的功业没有他那般高,面对他的时候底气也不是很足。而刘恒性情宽仁,一向不参与挑毛病的事儿!刘邦干脆是个大男子主义,对女人,比刘恒还要宽仁的多,再说他此刻还在范增手底下背石头,哪有时间来挑毛病!

  “多谢孝宣陛下!”刘肇感激的谢道。

  刘病已摆摆手,示意没有什么。刘肇和邓绥给他的印象都很好,一个女人能把国家治理到这种程度,已经不错了。人间的女子根本没机会读许多的经典,哪里能懂得治国。吕雉那种女人,几千年下来又有几个?

  “你们先做,我去揉面,今个儿吃炸酱面,给你们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  话说完,他就往厨房走,边走还边朝楼上喊:“平君,刘肇带著妻子来了,你下来陪他们说说话,我去做面!”

  许平君的声音从楼上传来,伴随著声音的,是急促的脚步声。

  邓绥悄悄趴在刘肇耳边道:“孝宣皇帝平日都是如此?”

  刘肇笑道:“你不过只见到了其中的一点而已,孝宣皇帝对妻子的宠溺,远比你想的要多!”

  许平君带著微笑从楼上走下来,道:“早听刘肇说你有多好,今日见到,可算是知道他没说假话!”

  邓绥朝著许平君躬身施礼,这位恭哀皇后没有自己想的那般漂亮,却浑身上下透著一种自信,一种自己拥有了全世界最大幸运的自信。

  邓绥已经相信了丈夫说的话,孝宣皇帝真的是个宠爱妻子的人呢!史书上说二人是一起贫贱过的夫妻,宣帝扛著霍光的压力把许平君封做了皇后。如今看来,当是没有半点的虚假,宣帝对许平君的感情,真的是令人羡慕。

  许平君并没有让人惊艳的面孔,她长得并不难看,但也只是中等偏上的容颜。作为皇帝的刘病已可以坐拥天下的美人儿,却自始至终都只爱许平君一个。这样的女人,是有多幸运啊!

  刘肇不知道她心中想的那般多,轻轻的拉起她的手,用双手握在一起,似是生怕她会从自己身边离开。

  邓绥感受到他手中的暖意,笑了笑。自己真是傻,羡慕许皇后做什么,自己不也有刘肇这样的夫君么!

  刘病已端著一个很大的托盘,盘中是四大碗宽宽的面条,一大碗炸好的肉酱,还有几碟做好的小菜。打开刘肇带来的美酒,轻轻的倒满四个酒杯。

  笑道:“今日你们有福,我亲手做的炸酱面!绝对是地府一绝!别处可吃不到的!”

  许平君嗔怒的看他一眼,道:“不过是一碗面条,就你自己会当个宝!”

  刘病已嘿嘿的笑了笑,又劝刘肇和邓绥多吃一点!

  刘肇往邓绥的碗中舀上两杓肉酱,又夹了些菜给她。邓绥吃了一口刘病已出品的炸酱面,味道的确不错,很好吃。

  瞟了瞟在和刘病已对饮的刘肇,心中生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。或许可以让夫君也学一学做面呢!他那么聪明,肯定一学就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