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包 > 都市言情 > 水浒新秩序 > 第4章 真?主角(上)

第4章 真?主角(上)

小说:水浒新秩序作者:江湖野人字数:155458更新时间 : 2020-06-30 09:33
  那么,晁盖是何时被架空的呢?

  很多人认为是宋江上梁山后的事,其实不然,晁盖劫生辰纲的七人核心班底,三阮根本就是吴用的人,一下子便去了四个,刘唐武力有,脑子却比晁盖还要不好使,白胜已经出卖过晁盖一次,此时还没救出来,以后也肯定是不敢托以性命,最后的公孙胜倒是个聪明人,却是聪明过了头,信奉的是明哲保身,指望他为晁盖两肋插刀,呵呵。

  实际上,从七星聚义的那刻起,晁盖就只是名义上的首领,甚至于吴用当初选在东溪村邻村坐馆教书,可能就已经选好了晁盖这个工具人。

  众人上梁山不久,刘唐奉命到郓城给宋江送黄金,宋江不肯收,刘唐实话说“保正哥哥今做头领,学究军师号令非昔日,小弟怎敢将回去?到山寨中必然受责”,这句“学究军师号令非昔日”,意味如何?

  再看宋江是如何被逼上梁山的。

  宋江“担著血海似干系”,偷偷到东溪村给自己的好兄弟晁盖报信,所谓秘不传六耳,如此紧急又机密之事,报完信就应该赶紧走。

  晁盖却偏要拉宋江到后院与刘唐、公孙胜和吴用见上一面,用意相当可笑,不过是给三个刚入伙的小弟显摆,“看见没,哥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”!

  八面玲珑的宋江当然知道晁盖的用意,但出于对结义兄弟的信任,仍给了他这个面子,“略讲一礼,回身便走”,晁盖却嫌不尽兴,等宋江走了,仍犹自与吴用、公孙胜、刘唐三人道“你们认得那来相见的这个人么”?

  在少有新闻大事的乡间,土皇帝般的乡豪晁盖,与“官府人”宋江之间地亲密交往,怎么可能是秘密?

  住在邻村,一直关注晁盖的吴用又岂会不知二人的关系?

  更何况,宋江之名早就传遍整个京东路,甚至传到了远在沧州的柴进耳朵里,吴用会不认识?

  但吴用偏偏装作一脸茫然,捧哏道“却怎地慌慌忙忙便去了?正是谁人”?

  他问的是宋江“谁人”吗?

  不是,吴用只是为了确认这个“谁人”,究竟和晁盖亲密到何种程度——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吴用的梁山大业!

  再看晁盖的应对:“你三位还不知哩!我们不是他来时,性命只在咫尺休了!”

  三人大惊(估计真正大惊的只有刘唐一人)道:“莫不走了消息,这件事发了?”

  晁盖道:“亏杀这个兄弟,担著血海似干系来报与我们!原来白胜自已捉在济州大牢里了,供出我等七人。本州差个缉捕何观察将带若干人,奉著太师钧帖来著落郓城县,立等要拿我们七个。亏了他稳住那公人在茶坊里俟候,他飞马先来报知我们。如今回去下了公文,少刻便差人连夜到来捕获我们,却是怎地好?”

  吴用道:“若非此人来报,都打在网!这大恩人姓甚名谁?”

  晁盖道:“他便是本县押司,呼保义宋江的便是!”

  吴用道:“只闻宋押司大名,小生却不曾得会。虽是住居咫尺,无缘虽得见面。”

  公孙胜,刘唐都道:“莫不是江湖上传说的及时雨宋公明?”

  晁盖点头道:“正是此人。他和我心腹相交,结义兄弟。吴先生不曾得会?四海之内,名不虚传,结义得这个兄弟也不枉了!”

  好了,晁盖这一番显摆,既卖了宋江,也卖了自己,假如知情的吴用、刘唐、公孙胜任何一人被抓,又熬不住刑,招出了宋江,

  其后果不问自知。  而看完晁盖的拙劣表演,吴用的内心便坚定了一个想法——晁盖不足为虑,但只要宋江在,晁盖这个预定的梁山假寨主就可能变成真寨主,所以,宋江必须死!

  且看吴、宋二人的多次交锋。

  第一次,郓城县月夜走刘唐,吴用暗藏杀机。

  晁盖等人在梁山站稳脚跟后,晁盖再与吴用道:“俺们七人弟兄的性命,皆出于宋押司、朱都头两个。古人道‘知恩不报,非为人也’,今日富贵安乐,从何而来?早晚将些金银,可使人亲到郓城县走一遭。”

  吴用道:“兄长不必忧心,小生自有摆划;宋押司是个仁义之人,紧地不望我们酬谢。虽然如此,礼不可缺,早晚待山寨初安,必用一个兄弟自去。”

  吴用安排的是刘唐到郓城,刘唐是个怎样的人?

  紫黑阔脸,鬓边一搭朱砂记,上面生一片黑黄毛,绰号“赤发鬼”,面貌特征极为独特(非常醒目),又是外乡人(口音明显,对郓城地理一抹黑),性格粗直傻大胆(搞出事来自己都不会知道)。

  而且,其人还曾跟雷横打过一架,当时旁边就有二十个士兵(郓城县城里面有很多人认识刘唐)!

  这还没完,刘唐身上还带著黄金和书信(人赃俱全),信里的内容清楚到没脑子的阎婆惜一看便知“原来你和梁山泊强贼通同往来,送一百两金子与你”。

  这哪里是酬恩,分明是去向宋江索命的!

  若不是宋江运气好,心又细,恰好看到并跟上在城里乱找人的刘唐(宋江见了这个大汉走得跷蹊,慌忙起身,赶出茶房来,跟著那汉走),这回便极大可能栽在吴用的算计之下了。

  以宋江的精明,当然能一眼看破刘唐此行背后的阴险算计,但由于信息的不对等,宋江怀疑的对象只能是晁盖,自己“舍著条性命来救”的“心腹兄弟”居然要恩将仇报, 反过来给自己下套!要自己死!!!

  对笼络人心格外自信的宋江,实在不愿承认自己的识人不明,特意问刘唐:“晁保正弟兄们近日如何?兄弟,谁教你来?”

  粗线条的刘唐却听不出宋江问话的重点,回答:“晁头领哥哥再三拜上大恩人,得蒙救了性命,宋万,朱贵和俺弟兄七个,共是十一个头领。见今山寨里聚集得七八百人,粮食不计其数。因想兄长大恩,无可报答,特使刘唐赍一封书并黄金一百两相谢押司,再去谢那朱都头。”

  刘唐东扯西拉一大堆,就是没有说出宋江最关心的“谁教你来”。

  套不出话的宋江会怀疑到印象中还只是路人脸的吴用么?

  显然不会。

  宋江刘唐别了,自慢慢走回下处来。一头走,一面肚里寻思道“早是没做公的看见!争些儿惹出一场大事来!”一头想“那晁盖倒去落了草!直如此大弄!”

  “心腹兄弟”变成了“那晁盖”,从此,宋、晁二人恩断义绝!

  “如此大弄”也不是感叹晁盖做的好大事业,所谓捉弄、弄权,“弄”字本身就包含了“设法取得”“不正当使用”等贬义。

  这一次交锋,吴用先发制人,又藏于暗处,宋江运气虽好,却稀里糊涂被人算计,间接导致自己杀阎婆惜毁了前程。

  但宋江也不是好惹的,在青州搞事后,送花荣、秦明、燕顺等9员头领上梁山搅混这本就不平静的一潭水,然后虚晃一枪,在石勇的配合下,赶在上山前脱身回家。